红菱

  • rkshzu.cn   来源:萍萍网   2020-06-23 03:44:27  

在南洼村西北角是一处坟地,面积非常大,这处坟地位于好几个村子的交界处,是个公用的坟地,里面葬的多是些无家可归的人,或者因故不能葬进祖坟的人,比如夭折的孩子,有辱门风的女子等等,总之这块坟地葬的人比较多,各种邪乎的传说也比较多。

南洼村有几个泼皮,经常聚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打牌,平时不务正业,总爱干些偷鸡摸狗,溜门撬锁的苟且之事。

村里人对这伙人从来都不正眼相看,也不爱搭理他们,这倒好,几个人过的倒也逍遥自在。

这伙人领头的是一个名叫陈三的年轻人,长的膀大腰圆,也很结实,但就是好吃懒做,整日游手好闲,混吃混喝。

这天几个人正在打牌,一个叫马六的家伙突然说,“前几天我经过村子西北角那块坟地时,发现那里多了一座新坟。”

“唉!那有什么稀奇,那里不是经常添新坟么?”一旁的赵四漫不经心的打断了马六的话。

“这个坟不一样,听说埋的是个黄花大闺女,嫁的是镇上王大户家的公子,那家公子是个痴呆,为了给他找媳妇,王大户可花了不少钱呐!可是天不随人愿,成亲当晚她得急病死了,听说连房都没圆呢!你说可惜不可惜呐!”马六啧啧嘴,一副惋惜的样子。

“你可惜个啥!就是没死,也不会跟你圆房啊!”陈三皮笑肉不笑的挖苦道。

“三哥,你先别笑我,我还没说完呢!这王大户家本来是件喜事,谁想却成了丧事,也觉得晦气,但是她毕竟是王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儿,葬礼也不含糊,置办的还是很风光的,但是王大户觉的姑娘死的太突然,又太年轻,不宜葬入祖坟,就把她葬在西北角的坟地里了。可怜一个富贵人家的儿媳妇,竟然葬到了荒郊野外。”

“哎呀!你今天好多感慨啊!老六,没想到你还挺多骚情呢!”赵四鄙夷的撇了撇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但是陈三却觉得马六话里有话,但是当时他没有吭声。等几个人打牌打的烦了,各自散伙回家睡觉,陈三单独拉住了马六,低声问道,“老六,刚才你说的那件事,是不是另有深意啊!”

“哎呀!三哥,还是你聪明,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。”马六狡黠的眯起了眼睛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。

“你是说,这座新坟里,有东西对吧!”陈三四下里看了看,没有人,就压低声音问。

“没错,我敢确定一定有东西。”马六十分肯定的说。

“那好,今晚十二点后,你到我家找我,咱们去探探那座坟,如果真有东西,咱俩五五分账,你看如何?”陈三似乎有些迫不及待,他的眼睛迸发出贪婪的光芒,恨不得马上去把那座坟翻个底朝天。

这些天陈三快要穷疯了,盗墓的事他也做过,只是这穷乡僻壤的,值得去盗的墓穴实在是少的可怜。

今天马六说那座坟里葬的是王大户家的儿媳儿,想必随葬品也一定不少吧!

到了夜里,马六准时来到陈三家里,带齐了家伙,在夜色的掩映下,二人出来村,径直来到西北角的那片坟地。

由于那座新坟位于坟地的边缘,旁边还有新栽的柳树,非常好找。